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占武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随笔·草图 │ 阿乌尼的村口

2019-11-07 09:50:30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王占武 
A-A+

  退休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她。

h89yzzthGnwEbQllImc3BSXZR1ogmjQehKSkVXQo.jpg

  我拄着白桦树干,一瘸一拐地走在乡间小路。

  我不知道走了多少天,找到了一个小村庄,在兴安岭的深处,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子名叫阿乌尼。

wflexwme94ibKjCLnz36sq5zQ4vfJDV54rGkYICG.jpg

  这里居住的基本都是俄罗斯的后裔,中俄后代的混血儿。全村都是木格棱房子,女人喜欢穿长裙。

  我终于坐在她的面前,述说这些年的分别之苦,回忆那些难忘的往事。

9xNAFFJgkXWJfo38aYS1Qevu66IjRjO1GvwZK5HZ.jpg

阿乌尼的村口草图

  她漠然的脸上,略显惊㤞。

  树叶纷纷落满了木桌,一杯清茶早已冷却。


  她认为自己从来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女人。

  在这里生活得无忧无虑。

  很满足自己的一生一世。


  她问我:费尽周折找她干嘛,

  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她,

  就是为了那难忘的一天

  为了永远难忘的是那一天,

  那一天,我和她穿过白桦林,淌过喘急的溪流,跑到河的对岸,疲惫不堪。我们躺在干草垛上,晚霞落尽,己是满天星光。她把河水湿透的外衣,凉晒在干草堆上。月光下眼睛显得深蓝。可是我们之间隔着一捆玉米杆,防碍了我们的拥抱。这是我和她唯一的夜晚,这是我终生的遗憾。

Qpt2yY0ZL34UFettZ5vQrQ9JVBrXAf3UwLPiKYo8.jpg

  她满脸的皱纹,被垂下来的白发遮挡,她干瘪的双手,木然不动。我充满热情的期待,一直讲到暮色蒼茫。她摇摇头表示,什么事都己忘记。她已经不耐烦,挥手让我离开。嘴里喃喃自语,几十年不见,还是那么荒唐。

  她向我飘来不屑一顾的眼神,昏花的眼睛依然是淡兰色的。

  这双异国风味的眼睛,曾经让我如醉如痴。

  我推开她的木门,走出村庄,在她心里,没有我一寸地方。

  爱,如此吝啬。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暗然失色,走到村口,阿乌尼的村口。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回过身来,这个老女人,我当年的美人,扑到我的怀里,泪流满面。她瘦弱的拳头敲打着我的胸脯,她低声地喊着:你都记错了,你什么都忘了!一直和我们一起玩耍的小狗娜达莎,你连问一句都没有。

hTDiVhcWWAGMtxuTVNJkmIiWnbNEN51kUmxotkk9.jpg

​阿乌尼的村口草图

  娜达莎!黑白花的小狗,它在哪里?

  它活了有多久?

  还有你的黑白花的小羊,黑白花的小牛,你的小白马,小红马……

  一晃又过了两年,我又去找她,在阿乌尼村口,我睡在柴禾堆里。抱着给她的见面礼物,想给她一个惊喜。

  早晨我被一阵哀乐声惊醒,一队送葬的人从我身边走过。一打听才知道,他们送别的,正是我要找的女人。

  我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后,拄着白桦树干,流着老泪。

王占武写于

2014年12月16日北京驼房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占武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